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P产品中心
C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手机:135454844441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A公司介绍

我有点不开心。

我的好朋友阿棍是一枚人高马大的单身汉,这些年他过得不是很顺心,女朋友吹了,工作没下文,兜里没钱,床上没人,十足的孤独寂寞冷。

他的女朋友是他喜欢了很多年的姑娘,我没有见过,但见过的人都夸赞,阿棍追了很多年才把姑娘追到。我以为他们一定会结婚,到时候,我可以看到阿棍人模狗样的穿着西装,牵着他梦中姑娘的纤纤玉手冲我乐,所以,我并不着急见那位姑娘,我以为我会看到姑娘最美的样子。

但是,阿棍没有让我等到那个时刻,他自己也没有等到。

阿棍和姑娘分手的过程很纠结,阿棍的妈妈不喜欢姑娘,认为那个姑娘不是合适的儿媳妇人选。

“你妈到底看不上她哪?”

在一次吃自助餐的时候,我向阿棍打听内幕。

阿棍说哪都看不上,他妈觉得姑娘父母是做生意的,怕有朝一日赔的裤子都穿不起,嫌姑娘工作不够好,不能照顾家里,嫌姑娘个头太矮,和儿子不搭……

听了这么多嫌弃,我恍然大悟,原来当一个女人看不上另一个女人时,并不需要理由,因为任何事情都可以成为理由。

为了争取和姑娘在一起,阿棍没少和他妈妈打仗,冷战,热战,潜伏战,一切战略战术在阿棍妈妈面前都是浮云。

“不管了,下个月我就去领结婚证。”阿棍在QQ上斩钉截铁。

“支持你!”我愿意阿棍和他爱的姑娘在一起,哪怕遭到全世界的反对。

但到了下下个月,这纸婚书还攥在民政局的人手里。

“你不是要结婚吗,怎么没戏了?”我问阿棍。

“我们分了。”阿棍倒是洒脱。

那时,我正为几个朋友量身打造一部都市爱情小说,阿棍他女朋友是主角,小说没写完,主角先散了。我顿时没了写下去的动力。

过年的时候,我们几个朋友去KTV玩儿,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,阿棍说姑娘可能得了丙肝,过几天要去医院复诊。

“要是确诊的话,就不好要孩子了。”阿棍说。

“都是你,早娶了她,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”我冲阿棍大声嚷嚷,阿棍窝在沙发上,单手掩面,像个娘们一样哭起来。

另外一个朋友问我:“他怎么了?”

我说丫装深沉呢。

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阿棍都没再提和姑娘的下文,新年一过,阿棍开始相亲,他说现在和谁结婚都一样,只要他妈满意就行。

阿棍的妈妈说阿棍娶谁都好,只要不是那个姑娘。

大家都积极的为阿棍介绍相亲对象,有婉约的,粗放的,豪迈的,居家的,萝莉的……

阿棍也积极去见面,像着急嫁出去的老姑娘一样四处推销自己。

只有我知道,阿棍的相亲不会成功的,因为他爱的姑娘,只有那一个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阿棍的相亲屡战屡败,不是姑娘抛弃他,就是他抛弃姑娘,曾经那个看小说,写文章的阿棍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油嘴滑舌的老流氓。

一天,阿棍说自己和一位初中女同学好上了,那个初中女同学很得他妈妈的心,而且那位初中女同学对他也很好。

大家都祝愿阿棍早日结婚,赶紧生娃。

只有我知道,阿棍不会和这位女同学长久下去,即便他们上了床,阿棍的YY对象也是那个姑娘,因为他爱的姑娘,只有那一个。

后来,我们在火锅店大吃羊肉的时候,阿棍说他和那位初中女同学分手了,因为那个女同学有口气,恋爱史丰富,人太张扬。

我知道,当一个人不爱另一个人,也不需要理由,因为任何事情都会是理由。

我认为这世上能够与阿棍结婚,并且只能与阿棍结婚的人就是那个姑娘,在我固执认知的坚持下,阿棍似乎有所顿悟。

他最近变得神神秘秘,总是自己偷摸活动。

一天早晨起来,看到阿棍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他在朝阳下看日出的照片,我们纷纷质问,他是不是和姑娘复合约会去了?

阿棍语焉不详。

阿棍毕业后,立志成为一名公务员,但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运气,在面试的时候,出小状况,但他认为只要坚持,就能够胜利,所以,他至今还抱着书,每日复习,风雨无阻。

事业和讨老婆都需要坚持,我不知道如果阿棍竭力争取,阿棍的妈妈能不能同意。但我想只要阿棍愿意,他爱的人,就一定能做他的老婆。

一个周末,我叫阿棍出来玩儿,阿棍说没时间,有别的事情要办。我问啥事?阿棍支支吾吾不肯多说。

多日后,在一次聚会上,喝多了的阿棍才说,那天是偷偷去参加了前女友的婚礼。“那天她穿了一条抹胸的婚纱,以前她说自己不会穿抹胸的婚纱,因为腰太细,胸太小,怕婚纱掉下来。”

阿棍一个人边说边笑,诡异至极。

“你不是正在和姑娘复合吗,怎么她会和别人结婚?”我问。

阿棍烂醉中给我解释,我将他破碎的语言组织了一下,大概是他偷偷从家里偷出了户口本,要和姑娘去领证,但就在踏进民政局那一刻,阿棍的妈妈打来电话,让他不要做傻事,阿棍不听,还关了机。可没想到阿棍的妈妈又把电话打到了姑娘手机上,各种辱骂之后,老太太开始抽搭着哭泣。

姑娘咬着嘴唇想了五分钟,跟阿棍说,如果得不到长辈的祝福,她还是不要这个婚姻了。

从民政局回去,阿棍绝食闹腾,都不管用,阿棍的妈妈就是不同意阿棍娶姑娘,阿棍希望姑娘来自己家里,和自己一起求妈妈能够同意。

姑娘忍着眼泪说:“我的幸福就只能低声下气地乞求得来吗?”

自那之后,姑娘开始和别人相亲,高的,矮的,胖的,瘦的,姑娘都不拒绝,每次,姑娘都会问对方一句:“如果,你妈不同意你娶我,你怎么办?”

姑娘之所以嫁给现在这个涨幅,是因为这个男人在听到这个问题时,说:“我妈妈把你的照片给我的,她说你看这个姑娘多好,我喜欢她。”

阿棍偷偷混进姑娘的婚礼,将姑娘堵在厕所通道,姑娘笑着对他说:“你来参加我的婚礼了?红包就免了,去前厅吃饭吧。”

阿棍刚想说两句酸话,姑娘就冲他说:“妈,这是我同学。”

身后走过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,老太太握着阿棍的手:“谢谢你啊,来参加婚礼,快去前面坐吧。”

姑娘和老太太挽着手离开了。

阿棍认得姑娘的妈妈,这个老太太,他没见过。

婚礼典礼开始了,那个老太太是新郎的妈妈,老太太对大家说:“我第一眼看到照片,就觉得,这就是我家儿媳妇了,我会当亲闺女一样疼她的。”

姑娘笑得特别真实,眼中含泪。

阿棍也笑了,泪水流到了嘴里,他把红包放到了礼金处,那个收礼金的人喊他:“先生,这里面是空的。”

阿棍头也没回:“那里面是我满满的对不起。”

阿棍才明白,姑娘爱他,但姑娘更渴望得到他家里人的认可和喜爱,因为要走过漫长一生的婚姻生活,没有家人的爱和支持,真的是有些无措呢。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